07.11
Sun


然後在來發一下最近朔朔要的東西O///O


先PO個原文上來w
出自朔w

因為有些大概不先看會看不懂
畢竟我只是用半插的性質畫沒有全畫(毆

然後以下w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  Singing sounds, passing into dying sounds.

  當死去的靈魂歌頌著消逝的愛情,你清亮的眼眸倏地混濁不堪。

Swirl

  那天,窗外正下著滂沱大雨,他們沉默著,不言不語。在那雙一紅一藍的眼眸裡,雲雀看不見屬於自己的倒影,唯一有的只是不斷暈染開來的渾沌。

 

  雲雀垂下頭,默默地盯著他那雙手,雖然白皙細緻,卻不是屬於女孩子的那種纖細。單從那雙手,他沒辦法找出更多關於這個人的資訊,只是腦中頓時閃爍過一些模糊影像,他想,這個人確實是個徹頭徹尾的幻術士啊!

 

  他又多思忖了一會才抬起頭來,看著那人面無表情的臉龐時,他下意識伸出指尖,觸碰他攤開的雙手。

 

  那個人轉過臉來,在他閃爍著薄光的眼球表面,終於出現屬於自己的影子。

 

***

 

  在昏暗無光的圖書室裡,六道骸從書架上抽出一本書,他將身軀倚在比他高出數倍的書架,緩慢地翻閱著。

 

  他需要一點安靜。透析過太多意念,那些扭曲的惡意好像也在他腦袋裡生根發芽,連一點點屬於自己的空間也沒有。縱然,他從來就與善良溫柔這類的形容詞攀不上關係,但這些令他倍感煩躁的「別人的」東西,卻幾乎要壓垮他心中那道不堅固的牆。

 

  當咀嚼著艱澀枯燥的文字時,他終於得到了一個結論。那就是,即使是如他一般罪不可赦的惡人,仍然需要淨空自己的靈魂,並將那些不必存在的東西給驅逐出境。

 

  前提是,他還有靈魂這東西的話。

 

  『沒辦法了,』他這麼想著,『如果這時候,那個傢伙出現的話……』只要一想起關於雲雀的事,他知道那些什麼驅散淨空的「儀式」,將就此成為無意義的東西。

 

  是你無瑕的靈魂,將我捲進罪惡的漩渦,而你卻一點也不以為意。

 

  「……該死,我真的很討厭比我可惡的人。」他喃喃自語著,蓋上厚重書皮,將書本留在閱覽室的桌上。

 

 

 

Surface of Swirl

  靈魂尖嘯的聲音並不刺耳,但當穿透進他不堅固的那道牆時,他才明白痛不欲生的滋味。

 

  在大多數場合,假設是種無謂的行為,如果他們之間也能有所謂的不確定性,如今的關係將會隨之演變成一場荒謬的鬧劇。一直以來,六道骸都是這麼想的,從前是,今後也不會改變──也許。

 

  六道骸獨自一人浸染在寂寞孤獨的黑暗空間,指縫間紅豔的火光閃爍,每當回想起十年前的一切,無論是他的還是自己的,都只有愚蠢兩個字能夠形容。

 

  那時候的你與我,為何執意追逐彼此的背影?

 

  思忖了一會,玄關傳來細碎的開鎖聲,他卻也沒站起身來,只是將手中幾近燃盡的菸枝捻熄。他看著雲雀略微蹙起的眉心,心裡明白是那滿屋的焦油味令他感到不悅。

 

  「喂。」果不其然,雲雀回到家第一句話便是譴責他這不良嗜好。「你一定要在家裡抽菸嗎?想得肺癌死掉是你家的事,不要牽拖到我身上。」他褪去黑色西裝外套,隨手扔到沙發上,這才從桌上倒了杯水,一口飲盡。

 

  「是嗎?這麼多年來,你也從來沒成功過,更何況是這小小的鬼東西。」輕笑出聲,薄唇拉扯出一條帶點諷刺的弧線,六道骸一邊駁嘴,一邊將菸灰缸放到離沙發椅最遠的矮桌上。

 

  「隨便你怎麼說。」雲雀放下透明長杯,冷冷地回應著。

 

  「意思是,我說不說,你都無所謂嗎?」停頓了一會,六道骸才繼續接話,在他仍帶著笑意的邪魅面容,看不見任何情緒波動。

 

  雲雀拿起電視遙控器,打開電源以後,才淡淡地說道:「我沒這樣講。」他不斷按著選台鍵,在每一個頻道停留的時間不超過五秒,不知道是沒轉到想看的節目、還是懶得思考。

 

  「噢,好吧。」在對方的話語裡,他搜尋不到任何特殊意味,於是他在雲雀身旁坐下。

 

***

 

  有時候,他不知道該如何界定與骸之間的關係。

 

  雲雀是個相當自負又傲慢的人,但跟骸相處了十年之久,他發現對方並不如外界所見的輕佻。簡單來說,他並非不在意任何事,只是鮮少有事情能讓他在意。這是在第一眼見到對方時,他就完全理解的事;同時他也發現,六道骸這個人,自負傲慢的程度,與他不相上下。

 

  他困惑了。

 

  曾經,他聽人說過,太過相似的人如果在一起,不會有什麼好結果。他知道自己是特別的,可是跟他在一起的人似乎也很特別,於是他們從那時候到現在,連所謂結果這回事的影子也沒看過半次。

 

  「我討厭你。」隔著一扇門,他對著白淨門板開口說出句話,依稀記得,十年前他也說過同樣的話。

 

  「那真是我的榮幸啊,小雀鳥。」骸低沉魅惑的嗓音很快便穿透過門板,傳到他的耳膜裡。「但是,我喜歡你。」

 

  「假的?」毫不遲疑地,雲雀立刻對這句話的真實度提出疑惑。只有像這樣隔著門板交談,他才能感受到那些,平時無法捉摸的感覺。

 

  「真的。」他的聲音變得細微,卻包含著難以抗拒的力量。也許,那是沉重的真實,又或許,那是沉澱的虛假。

 

  「噢。」雲雀不知道自己還能說什麼,隨口應了一聲,仍未開口的話語倏地墜進沉默深淵。

 

  過了不知道多久,骸才又突然拋出一句話:「你想說的話,我都知道。」

 

  「……我都不知道了,你怎麼會知道?」雲雀頓時感到煩躁不堪,這種無窮無盡的哲學式對話,究竟要持續到何時才能結束?十年?二十年?抑或是結果到來的那天?

 

  「因為,我不是你。」

 

  「夠了,停。」

 

  「的確是夠了,真是要命的無限迴圈。」

 

  盯著門板,雲雀還想開口說些什麼,但卻欲言又止。就這樣,再一次結束這種話題,但他們依然沒得到任何結果。

 

  也許哪一天,我們可以從這逐漸擴大的漩渦裡全身而退。

 

  或被吞噬。

 

 

 

Abyss of Swirl

  也許有一天,我會唯獨為你一人,開口歌唱。

 

  在那寂靜的午後,冬日裡陽光黯淡許多,六道骸抬頭望了略顯灰暗的天空一眼,隨即抬起步伐踏進幾近空蕩的圖書館裡。

 

  他輕輕踩著鋪上墊毯的地板,在標示著《古典文學》的高聳書櫃前停下腳步。古老陳舊的書籍散發出一股腐朽味,這種味道似乎也在哪裡聞過,但現在的他既不願回想起過往、也從沒有過懷舊的心思。

 

  當他拿起那本《Dead Souls》時,一種突如其來的怔愣感頓時流遍全身。那是狂喜與苦痛這兩種極端交雜的滋味,也最適合用來形容自己這個矛盾的存在。

 

  遊走在六道輪迴裡的他,是否能以六個靈魂為存在的單位?抑或,殘缺不全。

 

***

 

  夜暮裡,微風拂過雲雀那柔美細緻的臉龐,在街燈逐漸亮起時,他在住宅大樓底層停下腳步,望著那仍未亮起燈的某一層樓。

 

  他依然思考著某些從未理解的事,關於六道骸的那些事。

 

  『真是個矛盾的人,』雲雀一邊想、一邊踱步到剪裁完美的花圃旁,從黑色西裝內袋取出金屬盒把玩著。『但為何我也變得像他一樣反覆不定?』

 

  他討厭這種不確定感,更討厭為他帶來這種感覺的人。

 

  『……必須盡快解決這傢伙才行。』雲雀暗自思忖著,終於放棄餘留的那些無謂思考,走進電梯裡。

 

***

 

  當轉開門鎖那一刻,雲雀聽見門內傳來輕柔的歌唱聲,流洩在無盡黑暗裡。

 

  「你以為這樣很浪漫嗎?」冷淡漠然的嗓音猶如長矛般穿刺進柔軟的歌聲裡,但雲雀只是走到骸身旁,盯著躺在冰冷地板上的他。「我想我們應該不是走這個路線才對。」

 

  「這話不太對。」骸依然躺在地上,雙眼輕閉著,似乎很享受這種浮沉的感覺。「我們一向不遵守任何守則,不是嗎?」

 

  「沒錯。」雲雀毫不猶豫地給予肯定的答案,在骸身旁找了個位子,也坐上地板。「既然知道這件事,你就不准打亂我的規則。」他狹長的眼眸輕輕瞇起,視線停留在那張帶著不明意味笑容的面孔上。

 

  「欸、小雀鳥。」骸倏地睜開眼望著雲雀,伸出指尖觸碰他略帶冰冷的臉龐。「一個人會有幾個靈魂?」

 

  「我不是哲學家。」蹙起眉心,雲雀淡然地回應著,卻未阻止骸觸碰他臉龐的輕柔動作。「我相信,你也不是。」

 

  「但,我是雙子座啊。」他輕笑出聲,仍然沒有移動身軀的打算。緊貼著冰冷地板的觸感,令他倍感舒適;更重要的是,坐在他身旁的不是別人,而是那個厭惡與別人接觸的雲雀。「你不知道,雙子座有兩個靈魂嗎?」

 

  「誰管你有幾個。」雲雀厭煩似地駁嘴,一邊褪去西裝外套,扔到地板上。「……欸,這樣躺著,很舒服嗎?」

 

  「如果是你的話,一下就會睡著了。」

 

  聞言,雲雀索性在骸身旁躺了下來,不等骸反應過來,他倏地閉上眼睛,而骸觸碰著他臉龐的手指,轉而探進他柔軟的黑色髮絲裡。

 

  「你剛剛唱的歌是什麼?」當淡漠的嗓音開始暈染上倦意時,雲雀隨口問了一句。

 

  骸怔愣了會,唇畔上揚的同時,他湊近雲雀耳畔,低聲呢喃:「我唯獨為你歌唱。」

 

  ──直到時間的盡頭。

 

END


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最後潦草的漫下收(滾
然後上傳的關係大小到底是有什麼問題都是浮雲了(滾滾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今天貼了好多東西
comment 0 trackback 0
引用 URL
http://icedewfu.blog126.fc2.com/tb.php/33-252f120a
引用:
留言:
只對管理員顯示
 
back-to-top